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资讯 > 互联网医疗健康长大 需构建更清晰的盈利模式

互联网医疗健康长大 需构建更清晰的盈利模式

发布时间:2020-06-07 13:31 来源:未知

  核心提示:盈利模式尚不清晰,也制约着移动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目前,移动医疗企业“好大夫在线”已积累了几十万用户,收录了近30万名医生,但仍未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创始人王航坦言,其产品主要包括信息查询服务、专家咨询服务、预约挂号和电话咨询服务,其中只有电话咨询服务是收费的,其他服务都无法产生利润。

  互联网医疗已成为互联网新一轮投资的热点。有关方面预测,到2017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将达到125亿元。这种新的医疗服务方式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更需融入原有医疗服务体系、加强政府监管并构建清晰的盈利模式——

  移动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现有的传统就医模式。去年,阿里巴巴开始加速推进“未来医院”计划,旨在帮助医院提高运转效率,优化医疗资源配置。

  记者近日在北京友谊医院进行了体验和采访。友谊医院是支付宝服务窗的合作单位之一,只要患者的手机下载安装了支付宝钱包,在其“服务窗”中搜索关注“北京友谊医院”,并绑定友谊医院的诊疗卡号后,就可以在手机上进行挂号、交费、查取检验报告等操作。值得注意的是,使用支付宝缴纳挂号费和医药费,都支持医保结算,可以在门诊大厅内的自助终端机上进行“医保分解”,完成分解之后,医保报销的费用将实时返还到患者的支付宝账户上。需要的,还可以在窗口补打。

  北京友谊医院理事长刘建介绍,患者到友谊医院看病时,无需在医院大厅多次排队,在手机上即可完成挂号、交费、排队候诊与支付、取报告等环节,大大缩短就医排队时间。

  “支付交费”是就医流程的再造,这让患者获得全新的就医体验。“各个窗口都排队,重复次数最多的就是交费。统计发现,在医院就诊流程中,最耗费时间的排队环节就是交费。如果能减少这样无意义的等待时间,病人就会方便很多。”北京友谊医院门诊部主任崔玫说,按照传统的就医流程,如果患者挂号排队20分钟,候诊30至60分钟,再加上化验检查、缴费等,整个就诊流程可能需要花费两三个小时,而使用支付宝钱包的患者,在医院的时间大概只要1小时。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钟东波指出,移动医疗增加了医院的成本,但现在难以从价格调整、财政补助等途径弥补成本,因此除非合作方免费提供支持设备和服务,否则医院积极性并不高。而且,个人支付人群有限,商业保险、基本医疗保险难以将移动医疗纳入保障范围。

  “移动互联网的接入应瞄准医疗体系的‘痛点’。用信息化的手段管理好医院物流、提高医疗服务的安全质量和缓解医疗资源的不平衡,是移动医疗企业撬动医生资源的核心和关键。”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刘帆认为,“未来医疗市场会变得更加开放,移动医疗的发展方向可能是非禁即入,但它必须能够优化产业链的资源配置,帮助医院解决医疗资源紧缺的问题。”

  “当前移动健康管理产业的发展还存在竞争门槛不高、效果衡量机制尚未建立完善等难点。”美年大健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俞熔指出,门槛过低导致当前移动互联网医疗行业鱼龙混杂,信息解答内容良莠不齐,直接影响用户对该行业的信任。

  虽然互联网医疗产业保持蓬勃发展,但是监管却处于缺失状态。现行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和《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法规条例均未涉及互联网医疗行业。监管不足很可能造成用户维权困难。比如患者到医院就医,医患双方即形成法律意义上的合同关系。但用户在医疗客户端上获得的处方建议却没有明确的法律规范,一旦出现了误诊或用药问题,患者将陷入维权困境,很难找到责任主体。“移动医疗的核心目标就是利用技术的进步,更好地服务公众的健康,而不要由此造成一些新的、不必要的损害。当前,需要在加强法律监管、保障患者权益和利用移动互联技术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之间寻求平衡点。”钟东波说。

  专家建议,政策法规和政府监管应跟上新技术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步伐,应从资质许可、监管政策等方面入手,推动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健康发展。

  “对于未来互联网医疗保健服务信息的监管,希望能够从‘管理’向‘治理’转变。”健康报社副总编辑周冰认为,首先,要通过政府的监督和引导,形成监管者与被监管者共同参与的创新治理模式;其次,要从事前监管逐步过渡为过程监管,提高违规成本,使监管执行更加高效。我国可在保护患者与鼓励创新之间找到平衡点,出台相关政策并完善现行法律法规,对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审查备案、医生资质、医疗纠纷处理、患者维权等关键问题予以规定,改变该行业“无序生长”的现状。

  盈利模式尚不清晰,也制约着移动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目前,移动医疗企业“好大夫在线”已积累了几十万用户,收录了近30万名医生,但仍未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创始人王航坦言,其产品主要包括信息查询服务、专家咨询服务、预约挂号和电话咨询服务,其中只有电话咨询服务是收费的,其他服务都无法产生利润。

  “目前春雨医生除免费咨询之外另有用户定向付费的服务模式,但春雨医生并没有从中提成,因此咨询本身并不构成商业模式。”据春雨医生的品牌总监徐妍妮介绍,在盈利模式的探索上,春雨医生更倾向大数据的方向,在现有的问答数据的基础上引入可穿戴设备数据。还要建立用户的电子健康档案,并根据数据分析出的用户需要,将上游的设备商、下游药企和保健机构链接起来,形成有序利益分成。

  “移动互联网医疗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数据搜集和信息共享。”挂号网CEO廖杰远表示,医疗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尤其需要产业链各环节充分的协作。因此,挂号网致力于构建开放的移动健康平台,并首先面向医院开放。“微医”将开放标准的接口,让医院一点接入即可服务全国患者。也将面向医生开放标准的接口,让医生一点接入即可创建自己的品牌传播及患者服务平台。不仅如此,微医平台还将面向厂商开放,支持厂商协助医院优化就医流程,构建移动互联网门户。

  廖杰远建议在国家层面建立标准体系、完善监督机制,在此基础上,借助互联网技术运用,对居民健康状况进行跟踪管理,真正实现“网络全科医生”的推广普及,推动健康信息产业的快速发展。

  2015年,可以说是“互联网+医疗”元年。日前,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各互联网大佬“争宠出镜”的画面比比皆是,而此次大会最大的亮点当属微医集团(挂号网)携手桐乡市政府打造的乌镇互联网医院。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Power by DedeCms

服务热线: 邮箱: 地址: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技术支持:青岛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