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遂宁船山区旅游宣传人被曝是老赖?船山文旅:系第三方公司请的演员

遂宁船山区旅游宣传人被曝是老赖?船山文旅:系第三方公司请的演员

发布时间:2021-01-13 20:52 来源:未知

  认证为遂宁市船山区文化广播和旅游局的抖音账号,从今年年中开始便陆续推出宣传当地的小视频,50多条视频里超过40条的主演都是一名自称为“二嬢”的女子。不过,这名女子却被发现是一名失信被执行人梁某某。

  成都的邵先生表示,自己便是受害者,今年2月,他转账给对方6万元买口罩,之后因对方几次涨价后未成交,但退款却一直没有达成。他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判决“二嬢”退款,但却未找到女子名下可供执行的财产。直到现在,邵先生也没有从她那里收到退款和赔偿。

  目前,船山区文广旅局官方抖音账号清空与“二嬢”有关的视频。该局表示,该女子与局里没有关系,是运营抖音账号的第三方公司找的演员,“我们也希望以后公司在用人方面更加注意”。

  而“二嬢”梁某某也在22日回应红星新闻称,自己曾经有过退款的行为和想法,但是被邵先生拒绝了。后来之所以没退款,则是因为钱被其母亲拿走了,尽管她一直在拍视频,“我没有收到劳务费的”。

  成都的邵先生回忆,年初,口罩不好买,“我做过公益,当时注意到这个情况以后,就想着可以通过我的朋友圈,给周围的人买点口罩”。他强调,自己并没有牟利,进价和转手价都是一样。通过自己在各地的朋友,邵先生找到了一些口罩,期间注意到梁某某发在朋友圈的信息。

  “她是遂宁人,说有口罩的货源。”邵先生说,2月1日,他支付了3.6万元购买2万个口罩,第二天又支付了1万个口罩的费用1.8万元。按照约定,2月5日发货。聊天记录显示,梁某某发来一个转账截图,称钱已经转给她的“货源”朋友。

  邵先生说,2日晚间,梁某某发来信息称口罩要加价,“要补6000块钱”。考虑到当时的情况,这个价格能接受,他便同意了。但是到了5日发货的时间,“又要加价,还要再加1.2万”。自己当时很生气,“一再的加价,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拜托我找口罩的朋友、邻居说这个事”。

  邵先生说,其实,5日当天梁某某有过退款,但是他没有接受,“我们还是希望能拿到口罩”。不过梁某某称不加钱的线个“算下来价格还是涨了”。

  邵先生说,不料,从那以后,他却踏上了讨要退款的路,“中间还去过两次遂宁找人,甚至一起去了派出所。”聊天信息显示,梁某某声称钱已经给了“经侦”,让邵先生等电话,后来又说微信被限额,得知邵先生要提起诉讼后又说“当着法官的面退”。但直到现在,邵先生还是没有拿到退款。

  邵先生展示了成都市高新区人民法院的判决,判令梁某某退还60000元以及占用利息,并赔偿损失2000元。而9月份的执行裁定书上显示,“本院未找到被执行人梁某某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展示了梁某某“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并对其发布了限制消费令。

  后来,邵先生向梁某某发信息,再也没有获得过回应,“给她打电话,也不接”。为了要说法,几天前,他甚至找到了梁某某的老家,“通过她的亲属打通了电话,说‘在外地,很忙’”。

  在调查过程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告诉邵先生,梁某某极有可能就是遂宁市船山区文广旅局官方抖音账号里“二嬢”。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认证为遂宁市船山区文化广播和旅游局的抖音账号“遂宁船山文旅”,从今年年中开始陆续推出宣传当地的小视频。

  截至12月21日下午,该抖音账号一共发布了54个作品,其中超过40个是这位自称为“二嬢”的女子出演。而在一个疑似其本人的账号“我不是二嬢”发布的视频中,能够看到其展示了一份荣誉证书,抬头正是“梁某某”。

  抖音的内容显示,该女子除了参演宣传遂宁船山区的视频外,还参加微电影大赛等当地的多种活动,并在一些现场献唱。

  邵先生和朋友向遂宁市船山区文广旅局反映了相关情况。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1日晚间,“遂宁船山文旅”的抖音账号开始删除视频,与“二嬢”有关的视频均被清空。

  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上遂宁市船山区文广旅局负责抖音的一位工作人员。“我们确实收到了一位成都市民的反映,知道这个情况后也和领导汇报了。”这位工作人员强调,梁某某和船山区文广旅局没有关系,也不是“遂宁船山文旅”的“代言人”。“遂宁船山文旅”的抖音账号被外包给一家第三方公司在管理运营,“梁某某和这家公司有一些视频上的合作关系,应该是拍视频的时候请的演员”。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敦促合作公司在核实处理了,“我们也希望以后第三方公司在用人方面更加注意”。至于视频的清理,因为第三方公司尚未给她反馈,她推测“可能是避免出现争议的情况”。

  12月22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到了当事女子梁某某。她确认了与邵先生的口罩纠纷,不过按照她的说法,她提出涨价系因为自己的上游涨了价,上游是她朋友的丈夫,“在国外做医疗生意”。她也提到了其最先的那次退款,“当时我就退他钱,他没有要”。

  而之后邵先生找到遂宁当地时,双方曾经在派出所见面,“我在派出所说当着警方的面转给他,他也不同意。”一份盖有遂宁市射洪县城北派出所公章的“接(报)处警登记表”上,这样记录了那次派出所见面:“现梁**到城北派出所后表示愿意当场退钱给邵**,但邵**仍然拒绝收钱,称要通过诉讼程序解决”邵先生说,当时自己是因对方的态度而生气,之后离开了,“没有明确拒绝收钱”。而梁某某此前声称“钱拿给经侦”,在登记表上记录为:梁某某陈述“3月初到太和派出所咨询能不能通过派出所退钱”。

  梁某某表示,从派出所回来约一个半月后,她发现的6万元不见了,“我感觉就是我母亲取走了,她以前也这么干过”。按照她的说法,其母亲在取走钱后也失联了,“电话联系不上,微信也把我拉黑了”,那之后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一直在选择逃避”。她又谈到家里的情况,称父亲和妹妹都患有癌症。

  梁某某解释,自己是婚庆主持,“今年档期并不多”。另外,参演“遂宁船山文旅”的视频,“我们没有收到钱,我也没有收到劳务费”。梁某某称,自己希望能在明年3月15日之前还钱,“我可以打欠条”,但是她没有直接和邵先生说,而是希望媒体转告。

  得知这个消息后,邵先生直言“我对她已不再信任”。在他看来,欠条是多此一举,“法院都已经宣判,她履行就是了”。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10150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川)字第101号

  遂宁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传真) 邮箱:遂宁传媒集团廉洁监督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

Power by DedeCms

服务热线: 邮箱: 地址: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技术支持:青岛新闻网首页